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聚焦 ? 理论调研
浅谈新时代背景下公诉部门的“位”与“为”
时间:2018-01-22 11:54:39 作者:向剑辉  新闻来源:永顺县人民检察院  
  

浅谈新时代背景下公诉部门的“位”与“为”

向剑辉

当前各级检察院积极配合监察体制改革,两反及预防部门的检察干警即将或者已经集体转隶至监察委员会。以往检察机关有两大传统核心业务:一是以反贪、反渎部门为代表的职务犯罪侦查业务;二是以公诉、侦监部门为代表的刑事检察业务。传统观点认为职务犯罪侦查部门查处贪腐、渎职案件,树立了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的权威,也有利于政府职能部门及社会组织配合检察机关其他部门履行法律监督职能。简言之,职务犯罪侦查部门树立了检察机关较高的社会地位,也让检察机关履行法律监督职能时具有一定的刚性。

当下作为检察机关“拳头部门”的职务犯罪侦查部门的转隶已经成为不可避免的事实。如何打造检察机关的标志性业务,如何打造独具检察机关特色的核心业务成为我们检察人思考的问题。笔者认为能够承担这一重任的唯有公诉部门。

公诉业务是检察机关较为成熟的业务,检察机关内部多年来大都认为公诉部门是检察机关的“脸面”,出庭支持公诉的公诉人与人民群众的距离最近,最能代表检察机关的形象,因而近年来科班出生的检察新兵参加工作的第一站往往在公诉部门。笔者认为公诉部门不仅仅是检察机关的“脸面”,更是当前检察机关各项业务的核心。检察机关目前拥有的职能有批捕权、公诉权、刑事执行监督权、民事行政监督权等多项权力。在这诸多的权力中,公诉权的内涵和外延是最广的。公诉权包括提起公诉、不起诉(三种不起诉)、抗诉以及演化而生的退回补充侦查权、自行补充侦查权、侦查监督权、审判监督权等多项权力。公诉部门与侦查机关、审判机关、当事人发生诉讼关系,在刑事诉讼中居于承前启后、总揽全局的地位。近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职务犯罪侦查部门满负荷运转,取得的成绩在一定程度上遮掩了默默奉献、辛勤工作在办案一线的公诉人的光芒。在当前监察体制改革和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背景下,公诉部门应当回归其在检察机关的核心地位。各级检察机关应当将有限的员额检察官倾斜性地投入到公诉部门,将公诉部门作为检验员额检察官办案能力优劣的主战场,将公诉部门作为员额检察官后备力量的练兵场,通过人、财、物的投入培育公诉业务精细化、职业化、正规化,通过做强、做实公诉业务带动检察业务整体进步。

在新时代背景下公诉部门应当如何履职,笔者认为可从以下方面做起:

首先,严把案件质量关。案件质量是公诉业务的生命线,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要求庭审实质化,所有的证据均需通过法庭的举证、质证才能作为合法证据予以采信。这就要求公诉人在审查案件时应当将审判对证据的要求传导至侦查机关,以往证据的分阶段标准已经成为历史,证据只有一个标准,即审判对证据的要求为刑事诉讼证据的标准。公诉人只有严把案件质量,才能让侦查机关高标准地取证,从而在源头上减少冤假错案的发生。

其次,依法适用不起诉,严防案件“有病”进入审判阶段。刑事诉讼法赋予了检察机关法定不起诉、相对不起诉、存疑不起诉三种不诉权。湖南省基层人民检察院员额检察官司法办案权限规定(试行)已经将存疑不起诉权和相对不起诉权下放到检察长授权的副检察长,将法定不起诉权下放到员额检察官。刑事案件在审查起诉阶段经审查后对于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坚决的适用不起诉。不诉权体现了审判前检察机关对刑事案件具有的终局性权力,在侦诉二者关系的博弈中,诉权显然高于侦查权,不诉权的依法适用体现了检察机关对刑事案件具有的过滤作用,将不该进入审判阶段的刑事案件阻挡在大门外。

在司法实践中,捕后不诉往往是检察机关忌讳的,对于侦查监督部门一年的成绩具有类似“一票否决制”的作用。侦查监督部门办案期限短,案件证据呈现与审查起诉阶段相比明显单薄,错捕在理论上和实践中不可避免。因此在以往的刑事检察工作中,逮捕后的证据达不到起诉标准的刑事案件公诉部门都只能想尽办法创造条件起诉或者适用相对不起诉予以技术性处理。笔者认为应当废除捕后不诉对侦查监督部门的考核机制,错捕案件从司法应然的角度不可避免,在当前案件由员额检察官或检察长(含副检察长)为主决定的前提下,应当将错捕案件作为员额检察官或检察长(含副检察长)执法办案能力的考评标准,而不宜将错捕案件与整个侦查监督部门挂钩。通过建立正确的考评机制让刑事案件是否进入审判阶段交由案件本身的属性决定。

第三,积极有效地对侦查活动进行监督。侦查权是刑事诉讼的源头,侦查工作是刑事诉讼程序的基础。近年来,随着侦查队伍合法取证意识的提高,刑讯逼供等违法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有效遏制。但是违法取证、以及不作为等现象还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对于部分侦查人员的违法行为,公诉部门要敢于亮剑,通过纠正违法通知书、检察建议等方式予以监督,对涉嫌犯罪的,应当及时将犯罪线索移交监察委员会等部门。

第四,大力提升以职务犯罪案件为代表的疑难案件办理能力。职务犯罪案件以往称之为自侦案件,顾名思义,就是检察机关两反部门侦查的案件。随着监察委员会的成立,公诉部门办理退查时的对象由本院自侦部门转化为监察委员会。以往职务犯罪案件的侦、捕、诉由检察机关一家负责的格局演化成监察委、检察机关两家。机构变迁及反腐败力量的整合可能使职务犯罪案件数量成倍增长,从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省份看,案件办理质量和效率对公诉部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公诉人必须提高职务犯罪案件办理能力,才能适应监察体制改革的要求,为党和国家的反腐败工作贡献检察力量。

第五,加强审判监督力度,依法提起抗诉。英国学者阿克顿勋爵曾经说过,“权力倾向于腐败,绝对的权力倾向于绝对的腐败。”在刑事审判中,法官对案件的定性和量刑拥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员额法官基于个人认识角度的偏差或者可能发生的权力寻租导致判决、裁定错误的案例在司法实践中不鲜见。检察机关的抗诉权是最能体现法律监督机关属性的权力,对于人民法院确有错误的判决应当积极提起抗诉,通过法定程序监督司法裁判不偏向,确保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Copyright ©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 199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43-8531938 传真:0743-8531166 Email:xxjczbs@vip.163.com 地址:湖南吉首市乾州新区人民南路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否则视为侵权。
本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5026262号